也说“西北大学作家群”
      发布时间:15-03-26      点击:1550次

                                                                   
    今年2月2日的《文艺报》,在头版登了一则消息“西北大学作家班恢复举办”,其中写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北大学开办的作家班在作家培养、文学创作上取得了显著成绩,这里走出了牛汉、雷抒雁、贾平凹、迟子建、张子良等作家,形成了广受赞誉的‘西北大学作家群’。”
    读了这段文字,我哑然失笑,写报道的记者真是胡拉乱扯。所提到的几位作家,除迟子建外,均非从作家班“走出”。牛汉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在城固上的是西北大学外文系俄文专业,比作家班开办早了40年。张子良、雷抒雁、贾平凹倒都是中文系学生,但张是66届,雷是67届,贾是75届,也比作家班早了10至20年。
    报道中关于“西北大学作家群”的说法,文学院杨乐生教授多年前有过系统阐释。他在2008年12月与记者对话中,谈到了这个“群”生成的土壤、学术与文化教育的交织、对文学发展的特殊意义,甚为精辟。为了厘清上述《文艺报》报道的混乱,我愿借校报一角,对“西北大学作家群”的构成略述己见。
    西北大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综合大学,有文科,也有理科和工科。文科又有中文、历史、哲学、经济、法律,艺术、新闻传播、行政管理与外文各门类。中文系,现称文学院,在传统的正常班之外,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办过几期作家班,停办20多年后,现又恢复举办。作家班与正常班,办学目标不同。作家班自然以培养提高作家为目标,正常班则以培养文学语言方面的研究、教学和文化行政管理人才为具体目标。作家班学员入学时已有文学创作基础,来校是为了“充电”提高、拿文凭。正常班虽不以培养作家为目标,却总有一些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作家梦”,这似乎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事实上,在举办作家班之前,西北大学中文系的正常班先后有不少学生成为作家。除了上面提到的张子良、雷抒雁、贾平凹,我能记得的尚有杨维辛(53届)、汪泓波(59届)、高嵩(60届)、李保均(60届)、高云光(60届)、骞国政(66届)、宋桂嘉(66届)、杨闻宇(69届)、肖重声(69届)、赵炳坤(69届)、李佩芝(70届)、和谷(75届)、张书省(75届)、雷涛、惠慧(76届)、沈宁(77级)、陈瑞琳(77级)、薛宝勤(77级)、赵康太(77级)、赵发元(78级),还有79级的方英文、徐海滨、马玉琛、董惠安,80级的杨建州,81级的刘炜平、丁科民,另有以何西来为代表的一批搞文艺评论的,可说是成群结队了。
    以前办过的几期作家班,确实“走出”了不少颇有成就的作家。那位写报道的记者却懒得去了解,搬出几个“老面孔”来充数,兴许他根本弄不清作家班与正常班的区别。记者提到的迟子建,因获“茅盾文学奖”而知名于世,但她作为西北大学作家班的代表,多少有些勉强,她来西大不久就转往北京“鲁院”去了。我接触作家班学员有限,杨乐生点到一些:新疆的王刚(此人我有印象,笛子吹得不错),江西的熊正良,湖南的陶少鸿,广西的鬼子,青海的肖黛,北京的肖复华(与肖复兴为兄弟),西安的吴克敬、渭水(剧作家周军之子)、穆涛(“鲁迅文学奖”得主)、冯积岐、李康美、王三毛、庞一川,部队的王宏甲(《无极之路》作者)等。这个名单很不完全,至少有一个重要人物遗漏了,福建作协主席杨少衡,我读过他的作品,写得真好,他没有忘了出身,发表文章总会注明: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作家班。
    据我所知,中文系之外,其他各系及校部也有破门而出写出文学作品堪称作家者。历史系周伟洲教授当年曾在《人民文学》发表小说《盗马贼》,教世界史的延艺云写出了《半边楼》,历史系77级女生钟晶晶以多部长篇小说成为京华签约作家。以五百多万字《大秦帝国》一鸣惊人的孙皓晖原本是法律系教师。化工系副教授石国庆是独角戏《王木椟》的创作者和表演者。生物系留校工作的薛来前出版了小说《青春梦》。地质系毕业的陈清泉,不但编出了《西藏地质志》,还成为全国知名的谜语专家,出了系列专著。还有一些理工科教师,退休后在文学创作上一试身手,物理系马致考著有诗集《物语吟稿》,窦育男写了《心路之旅》及《心路之旅变奏曲》两本书。化学系老教授刘翊伦的大部头回忆录写得蛮有文采。化工系王维周编了自己的诗集,要我作序,我读后很佩服,我这个文科教师写不过他。
    说起来,上世纪四十年代那几位老西大著名作家,都不是中文系的。“老太婆”许兴凯学的化学、教的历史;后成为台湾“作协”主席的尹雪曼,在西大上的政治系;诗人牛汉学的俄文。
 我以为,所谓“西北大学作家群”的范围,不妨放宽,不要搞小圈子。凡是西大人,不论是中文系的,还是其他各系的,不论是作家班的,还是正常班的,不论是在校的,还是毕业出去的,不论是在职的,还是离退休的,不论是有名的,还是无名的,只要爱好文学、写了作品,就都是“群”里人。不拘一格降人才嘛!我冒说一句,如有必要,还可搞个“协会”什么的,组织一些活动,加强学习、交流、研究,扩大影响,发挥正能量。“西北大学作家群”应该是有名有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