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最终目标和阶段任务
      发布时间:12-11-28      点击:89次

党的最终目标和阶段任务
        ——纪念中国共产党九十华诞
黄继农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从1847年第一个国际共产主义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并在同年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起草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发表算起,也只有一百六十四年,世界历史浪潮又经历了多么深刻而广泛的变化啊!
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决不是人为的由少数人操纵的运动,它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不过认识和发现这一规律的不是别人,而是马克思。对此,恩格斯作了科学的诠释:“正象达尔文发现了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即历来为了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象过去那样做得相反。”
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由于产生剩余价值的发现,这里就豁然开朗了。(《马恩选集》第三卷第574页)
《共产党宣言》一方面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在党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这种生产力的发展战胜了封建的所有制关系,并且建立起了自由竞争以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另一方面,《宣言》又指出:资产阶级的新的经济关系和政治统治不是永恒不变的,
我们现在又进行着类似的运动。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象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几十年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要证明这一点,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循环中愈来愈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在危机期间,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象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程度,它已经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
“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
但是,资产阶级不仅煅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
无产阶级即现代工人阶级,只有当他们找到工作的时候才能生存,而且只有当他们的劳动增殖资本的时候才能找到工作。
由于机器的发展,无产者的劳动已经失去了任何独立的性质。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愈来愈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机器使劳动的差别愈来愈小,使工资几乎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从而使无产阶级的利益和生活状况也愈来愈趋于一致。危机使整个工人的生活地位愈来愈没有保障;个别工人和个别资产者之间的冲突,愈来愈具有两个阶级的冲突的性质。工人之间的团结由于大工业所造成的发达的交通工具而得到发展,从而易于把许多性质相同的地方性的斗争汇合成全国性的斗争,汇合成阶级斗争,而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
这样,无产者组织成为阶级,从而组织成为政党就成为必然的了。
资产阶级在向封建阶级作斗争并进而取得经济统治和政治的时候,也曾经组织成为政党,这些政党代表着资产阶级的利益向封建统治者作斗争。但是,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的共产党,其性质、目标和斗争的战略与策略,却根本不同于资产阶级政党。
首先,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其次,共产党人一方面“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的不分民族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第三,“在实践方面,共产党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推动运动前进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的无产阶级群众优越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
因此,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步,就是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并争得民主。
无产阶级取得政治上的统治以后,就有可能去触动和解决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从而解放和促进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对所有权和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实行强制性的干涉。
   “把资本变为属于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对于工人来说,他们占有的东西又是什么呢?“雇佣劳动的平均价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资,即工人为维持其工人的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额。因此,雇佣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只够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我们决不打算消灭这种供直接生命的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这种占有决不会留下任何的东西使人们有可能支配别人的劳动。我们要消灭的只是这种占有的可怜的性质。”
据此,《宣言》以铿锵有力的语言指出:“共产党人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的权力。”
《宣言》发表后又过了二十年,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了,他又从经济上进一步论述了由于资产阶级社会内由资本集中导致了生产资料和劳动过程的社会化程度进一步提高,资本日益集中到更为少数的资本家手中,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日益加深,然而日益壮大的、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本身的机构所训练、联合和组织起来的反抗也不断增长,使资本的垄断成了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结论只能是:“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资本主义的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敲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
“资本论”引伸和加强了《共产党宣言》所作的科学预见的正确性。不仅如此,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对未来社会所要建立的所有制关系也作出了大胆的预测:
“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资本论》第一卷,第831-832页)
以上我较为详细地、扼要地摘抄了《共产党宣言》的主要内容,它的重要性在于它是第一个国际无产阶级的纲领性文件,我们今天来读它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宣言》出版后,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各种外文译本写了七篇序言,他们强调指出,仅管《宣言》所发挥的一般基本原理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些基本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由于大工业的发展,工人阶级政党的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宣言》第二章最后所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特别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个月之久的1871年3月至5月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例如,公社领导的中央委员会还没有机敏地学会运用自己的武装力量在阶级敌人的空隙地带去进攻他们,因而在1871年3月遭到敌人围攻时,设有立即向毫无防御能力的凡尔赛进军,从而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又如,公社还犯了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他们没有把当时的法兰西银行掌握在自己手中。
与此同时,巴黎公社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正面经验:例如,“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城市代表组成的。这些代表对选民负责,随时可以撤换。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者是公认的工人阶级的代表。公社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同时兼管行政和立法的工作机关。一向作为中央政府的工具的警察,立刻失去了一切政治职能,而变为公社的随时可以撤换的负责机关。其他各部门的官吏也是一样。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而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国家高级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支付给他们的办公费,都随着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了。社会公职已不再是中央政府的私有物。不仅城市的管理,而且连先前属于国家的全部创议权都已转归公社。”
公社还宣布“教会与国家分离,并剥夺一切教会的财产。教士们应当重新过私人的清修生活。”“一切学校对人民免费开放,不受教会和国家的干涉。”如此等等。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俄国发生了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诞生了第一个工农兵苏维埃。这场革命的领导者是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党,以列宁为代表的工人阶级的领袖,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都作出了巨大贡献。无论是在十月革命前还是十月革命以后,都起着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旋转乾坤的作用。我们知道,在1895年恩格斯逝世以后到俄国十月革命之间横亘着一个第二国际占统治地位的时期,当时考茨基、伯恩斯坦等修正主义派别在第二国际中宣扬他们的修正主义理论,这种理论阉割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精髓,列宁站出来和他们进行了坚决的斗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大多数欧洲社会民主党的机会主义头子都支持本国资产阶级政府进行帝国主义战争。列宁写了许多精辟而有战斗力的文章,揭露和批驳了他们。
中国人民知道和学习马克思主义,从某种角度说,是经过俄国人的介绍而成为现实的。列宁只活到了五十四岁,十月革命后只活了七年。中国共产党只有少数领导人见过列宁,例如任弼时同志。列宁的继任者斯大林对社会主义苏联有过很大的功劳,可是后来也犯了不少错误。但无论是列宁还是斯大林都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和建设事业进行过许多帮助,两国两党的关系是相互支持,从总体上说是友好的。而且苏联在经济上、物质上、技术上对我们的帮助多于我们对他们的帮助。近几年来,中国与俄国的关系很好,经贸往来频繁,我们签订了战略伙伴关系的协定。
中国革命究竟怎么搞?前进的道路究竟怎么走?从理论上我们也得到了俄国人的帮助和启发。
1926年6月30日,斯大林发表了一篇《再论民族问题》的文章,文章指出:“战争和俄国的十月革命已经把民族问题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一部分变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了。”毛泽东同志注意到了斯大林的这个重要提法,他在1940年1月发表他的主要著作之一——《新民主主义论》之前,就曾细心地阅读过斯大林的这篇文章,并且同意斯大林的这个重要观点。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由于中国社会的性质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这就决定了中国革命必须分两步走。第一步,改变这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使之变成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的社会。第二步,使革命向前发展,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
在走第一步时,中国的革命属于旧的世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畴,例如,辛亥革命就属于这个范畴之内。然而自从1914年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17年俄国在地球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了社会主义国家以后,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改变成属于新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畴了。而从革命的阵线上来说,则属于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了。为此,毛泽东同志把《新民主主义论》的第四节的标题定为“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其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标也是要搞共产主义,这样,就可以把中国共产党奋斗的目标和一百六十多年前《共产党宣言》所规定的奋斗目标贯穿起来,一致起来。
我的这篇纪念文章回顾了一百多年国际主义运动史,是想要说明: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必须把眼前的具体任务和党的最终目标紧紧联系起来。一方面要把注意力放在完成眼前的具体任务上,一方面又不要忘记党的最终目标,使自己经常保持清醒的头脑。
第一,坚信党的最终目标是一定会胜利的,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第二,警惕一切伪装革命的敌对势力和个人。要牢记巴黎公社的教训:“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三,“无产阶级没有什么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无产阶级按其本性来说,是互相帮助、互相爱护的,他们一无所有,随着资产阶级统治的被推翻,维持他们自身生活的生活资料必须会有所增加。他们决不会在行动中唯利是图,损人利己。相反,他们必须会爱护一切财物特别是公有的财物,并使之为公众的利益服务。
第四,“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用今天的话来说,叫做“让每一个人生活得更有尊严。”
第五,每个共产党员都必须注意严格自律,带头遵守社会道德规范和社会秩序,以端正社会风气。
以上数点,对一个共产党员来说,是一个树立共产主义世界观和人生观问题。这一问题非同小可,改选思想是一辈子的问题。任何共产党在入党之初,总是做过一些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事,可是有的党员却晚节不保,沦为犯罪分子。可见,把“共产党员”四个字当成牌子,实际干的是与党章相对抗的事的那些人早晚是要为人民所唾弃,为国法党规所不容的。
我们的党中央设立了专门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每年也查出了大大小小的贪污腐败、行贿受贿甚至是集体腐败的案件,也处理了不少的人和事,但群众仍有不少不满意的看法。这里面也有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有法律惩治的宽严度是否适当的问题,等等。但我认为,每个党员的自我约束和自我教育更为重要。任何党员,不论他的党龄有多长,他的年龄有多大,他的职位有多高,都要抓紧学习,要学习的方面有很多,但要结合实际情况来学习,核心的东西是改造思想,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我们要向群众学习,向实际学,甚至要向自己的子女学,向自己的学生学,向下级学。不摆架子,不摆老资格,资格、职务、党龄,并不代表手中有真理。要坚持读书、看报,有条件的可以写读书笔记,写日记。据报道: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同志坚持学哲学、学党史,很有收获,更多情况我不清楚,但我很钦佩他的这种学习精神。
 
2011年5月于西北大学之桃园校区
 (学校纪念建党90周年征文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