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廿西大·母校情怀| 如果有可能,我想为西北大学捐款100年
作者:方交良   编辑:李世宽   发布时间:21-11-22      点击:

我是1998级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的校友,2002年毕业。离开母校快20年了,现在祖国的东海,浙江舟山,自己家乡。但是却时时仰望西北。离开母校20年,却时时想回母校,但无奈山高路远,只能用古人的诗句“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来感叹。所以平时就经常浏览母校的网站,特别是看《西北大学报》,这个小小的报纸,我大学时候每期读,毕业了看网站上的电子版,从来一期不落的读。以慰藉思念母校的感情。近年来看到学校的发展,特别是新校区和全运会,每每听到西北大学的新闻,就特别兴奋。所以学校有校庆真好,因为这给了我一个回母校的由头。110周年校庆,我就回到母校,并与尊敬的老校长张岂之先生合了影。明年就是120周年校庆,又给了我们一个回母校的由头。

因为我是西北大学毕业的,每次填表格,毕业院校必然要庄重写下西北大学这四个大字,在茫茫人海中,我们区别于其他人就是带有西大人的印记,牢记“公诚勤朴”校训。而且别人也会以西北大学的身份要求你。所以总想为母校做点什么,去年开始母校的捐款,我看了马上响应,觉得这是与母校最近的联系。刚好和校友办公室的李赛玉老师有微信,她人特别热情和善,我跟她说,每个月提醒我下,我每个月捐个11.9元,虽然不多,但涓涓细流,如果每个校友都捐点,那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而且发起人的提议很好,以一杯豆浆、奶茶的温度来温暖母校。

最近西北大学上了热搜。有些不实报道说号称最穷的211大学要求学生校友捐款,我看了觉得好笑。其实向母校捐款,不是西北大学首创,很多学校都在捐。今年不是还报到过北大毕业的搞公务员培训的李永新校友给北大捐了10个亿。是北大最大一笔个人捐款。

有了微信,认识了很多西北大学毕业的学生,虽然在母校的时候,也老是抱怨母校不好,但毕业之后,发现对母校感情至深。今年有个西大校友煤气爆炸烧伤,在各大校友圈众筹,我发现才几天功夫,就众筹了70多万。当然,这不仅是西大校友的捐款,但西大校友肯定出力不少。

西北大学募捐的消息被网络热炒后,看到了很多校友护校的感言,看得很让人感动。比如很多学生说,郭校长非常好,有好多次看到他在教室最后一排坐着听课。而且我在上海校友聚会的时候,也跟郭校长有过接触,感到他平和稳重谦虚。特别也在网上听过他在百家讲坛上讲的那一堂课,把西北大学低收入高产出讲的很好。还有学生说,西大虽然穷,但爱学生是真的。食堂里、卫生间里都有免费的纸巾还有热水。细节决定成败。还有每年的蓝田玉印章,就像一个人家嫁女儿虽然经济不富裕,但精挑细选一个最好的嫁妆。所以网上评论,西北大学怎么样不知道,但是看到学生维护母校的种种言论,这样良好的氛围,真让人羡慕。我总结了一句,西大人都是“护校狂魔”。

这段时期我一直被西大的捐款感动着,自从网络热炒以来,因为捐款可以看到时间的,短短一个小时就有几百人捐款。而且24小时没有停止。所以我写了一首诗《每一秒,都有西大人的一杯奶茶温暖母校》。因为短短24小时,有5000人捐款。我算了下,从90年代开始到2020年,西大每年毕业平均3000人,30年9万人,这次有1万多人捐款,意味着10个人里面至少有一个人捐款。这个是多大的号召力。所以,不管捐款结果怎么样,但是这次捐款,是西北大学检验最近30年办学成绩最好的方式,充分证明,西北大学办学是成功的,毕业的学生对母校有很强的认同感!

这次捐款,学校定了个100万的目标,这点钱对学校来说,真是杯水车薪,但却搭建起了母校与校友的互动平台,营造了良好的校友文化,夯实了校友与母校终生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收获了满满的情意。我们校友里也在讨论,当初不应该设置11.9,应该设置119元。因为对于西大毕业生来说,11.9与119元的概念是一样的,一般人不会每个月想到去捐点。就像复旦大学116年校庆,他们就是116最低,然后116的倍数,并且捐款的名字在复旦官网校友栏目里公布。隔壁西北工业大学校友的网站,也有捐款人名字公布。我曾在他们网站上捐了10元,名字在西工大官网也滚动播放了一个月。所以这个是值得借鉴的。学校的官网要维护好,子栏目校友会要加强。校友会的子栏目公布捐款项目,公布收款微信,随时公布捐款人名字。

近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西北大学募捐的事情,有个嘉宾讲的非常好,现在大学这样多,但是一开始称得上大学的没几所,而西北大学就是其中一所。足见其历史悠久,底蕴深厚。

我熟悉西大历史,他创立于民族危难之中,那是八国联军入侵,西太后和光绪皇帝西逃到西安,眼看山河破碎,自感于要发奋图强。陕西巡抚向皇帝上奏,要求办新式大学堂,为中国培养一批人才,能够救民族危亡。所谓: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这一百多年来,西北大学“发扬民族精神,融合世界思想,肩负建设西北之重任”,为西北乃至整个中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才俊之士。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西北大学身处汉唐盛地,理应更快更好发展,作为一名普通校友,我想说:“如果有可能,我想为西北大学捐款100年!”

附诗一首:

每一秒,都有西大人捐出的一杯奶茶温暖母校

今年的秋天来得很突然

秋风吹着渭水

落叶洒满了长安

西南城墙边的西北大学

在寒风中驻立了119年

经历过风,经历过雨

在风雨飘曳的辛丑年

西逃的西太后和年轻的光绪皇帝

看到了满目疮痍的长安城

秦皇汉武的雄风已经远去

唐宗宋祖的风流更无处追寻

长安,长安,什么时候能够重回汉唐啊

一些热血的人办起了西北第一所大学

要为中国培养一些读书的种子

肩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

119年,119年

经历过1911的风,

经历过1937年的雨雪

经历过1949年的朝阳

经历过1978年的雷声

经历过2000年的曙光

119年,119年

今天却成了最穷的211大学

阔人们、闲人们看着笑话

每一个笑声,每一句闲话

打疼的是每一个西大人的脸

我们不能等,我们不能靠

我们要自强不息,我们要努力

为西大助力,为西大募捐

一声声的口号,连着每一个西大人的心

多年不联系的西大校友

一下子都冒出来了

短短24小时

11.9,119,1190,11190......

数字每一秒都在跳动

每一秒,都有西大人的爱心汇入

每一秒,都有一颗与母校同在的心温暖着母校

数字依然在滚动

西大人的热情一次被一次点燃

119年,119年

期待下一个一百年

我们会更加坚定地驻立在长安城的西南城角和终南山麓

(注:作者系西北大学中文系1998级校友)

要闻聚焦

— Highlights
专题专栏— Special Column